2022年3月2日 星期三

一个涂料企业的第四个10年

2023-03-14 来源:质量强国发展研究中心 作者:菅保珠

世界上几乎所有楼房的外立墙面,都要求贴有一层“低导热保温板”,起着对楼房的保温、隔热和隔音作用。近年来,“央视新址大火”,“上海教师楼大火”、“伦敦大火”、“东京大火”、“迪拜大火”等一系列触目惊心的火灾事件,都暴一个涂料企业的第四个10年——河南省洛阳市大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展纪实露出传统墙体板材先天致命的质量缺陷,这种材料正孕育一场全球范围内迫在眉睫的变革,受到政府和行业的高度关注。

就在此时,一种运用纳米技术的新型防火保温材料创新成功。

这种“水泥发泡”建筑外墙材料,将使“防火不保温,保温不防火”

的尴尬历史局面得以改变,同时也意味着新的巨大商机。

这场变革的发起者,是中国涂料业里曾经的多项“隐形冠军”:

洛阳大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底,基于纳米和新型发泡技术、一期投资3000万元、设计能力为年产100万平方米A1级防火保温楼体外墙产品将下线,标志着我国在这一领域再次实现新的突破。

这家貌似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实际上是已成立34年的我国涂料业的英雄豪杰,它拥有22项专利产品,曾创造过许多行业“第一”,改变和刷新过中国的涂料历史。

第一个10年:“填埋有毒涂料”改变行业走向大豫公司与洛阳知名景点“关林庙”一墙之隔。

公司院里有一面墙,上面贴着几十上百种花色的实物防火保温墙体材料,这是公司正在主打的新产品。

敲开赵青山的办公室,经过一个长约10米的“公司大事记”走廊,迎面是一个摆件屏风,看到屋内分为四个部分:正面是一组沙发,左手边是办公桌,右手边是茶桌;办公桌背后的一整面墙上,是他的狂草书法作品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茶桌的右手竟还有一个“厢房”,是他的书法创作室。

他说,现在有8个徒弟跟着他练习书法,每天都要通过微信“交作业”。

从清华大学水利专业毕业后6年,赵青山不甘寂寞又顺应潮流地弃政从商。1984年,他东拼西凑4000元起家,在当地办起了一家涂料厂,这就是“洛阳大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

赵青山悠悠地回忆说,当年南方商潮涌动,但洛阳人还很传统,公司名字都被限定在“街道”

一级;当地国企多,管理人才流动难,招来的工人几乎都是当地农民,经常会不辞而别回家农忙……即便如此,赶上“告别石灰水刷墙”的年代,他们生产的内外墙涂料产品,虽然工艺简单,但销路不错。不过,这种产品时间一长就会变色、起皮,赵青山一直试图寻求突破。他要依靠自己的技术,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产品。

1986年,一种耐酸、抗裂、粘度强的防水涂料研发成功并报请国家通过鉴定,赵青山从此拥有了自己的“大禹牌”产品,由于其屋面防水特性突出,很快赢得了市场。

到了90年代,由美国人发明的一种“油性多彩花纹涂料”经日本传到上海,并迅速成为一种时髦产品,全国大小涂料厂都在跟风,“大豫”也不例外。

不料,赵青山很快发现,这种被称为“油性多彩花纹的涂料”,由于工艺中加有甲苯、二甲苯、甲醛等物质,所以有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他们在接待室里试用,效果虽然很漂亮,但第二天鲜花竟然都会枯萎。当时国家没有环保标准,人们意识里没有“环保”的概念,更不知道会对健康有什么影响,人们甚至在刷新过的房间里戴着口罩睡觉。赵青山警觉起来,并根据一条“新婚夫妇猝死新房”的新闻,专门派人到成都实地调查。

他们开始怀疑涂料就是“墙壁杀手”。

不久,“老人住新房死亡,儿童患白血病增多”的消息接连不断,传统“清华人”的家国情怀强烈唤起了赵青山的忧患意识,他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立即宣布停产,并决定将20多吨有气味成品销毁。

1994年4月28日是中国涂料业的历史性时刻。为了让全社会都意识到这种涂料的危害性,赵青山举行新闻发布会,在河南省环保局等政府部门鼎力支持下,有理有据揭穿有毒涂料真相。

他们在工厂后院挖了一个很大的深坑,内壁砌砖并用上防水材料,一边倒涂料一边填土掩埋,场面壮观。当时有媒体称,这是中国涂料业的一次“虎门销烟”。而多年后赵青山回忆说,自己最崇拜的人是张瑞敏,在潜意识里,这次事件是向海尔“砸冰箱”的故事致敬。

“填埋涂料事件”让大豫损失30万元,但其影响极其广泛和深远:此举被央视连续报道7次,它不仅唤醒了国人的环保意识,而且使这种有毒有害涂料在3个月内就出现了严重滞销,1年后,就被“赶”出了中国市场。

赵青山说,检讨自己和中国涂料业1984—1994这10年,特别是1990—1994,整整5年,也就是日本将淘汰的有毒有害涂料输入中国这段时间,国内很多涂料企业为了私利,知道这种产品已被发达国家明令禁止,却仍大量生产供应市场,伤害了多少中国人?

痛定思痛,赵青山要搞环保涂料,要搞属于本民族自己的产品。

自此,他在意识和观念上也与洋涂料结下了“梁子”,相信总有一天,中国的涂料会像家电一样把洋货挤出中国市场。

第二个10年:在摸索徘徊中遇到纳米

愤而揭黑,赶走了占领中国市场5年之久的日本劣质涂料,改写了中国涂料行业的历史走向,也在华夏大地播撒了环保意识的种子,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已进入高速发展的国内经济,需求旺盛的涂料市场突然出现了“空档”,急需新产品填补,赵青山意识到这种危机中的商机,迅速组织人马投入研发,他要创造本民族的产品。

他的民族豪情和创新热情很快有了回报。

1995年1月,他们研制出的大禹牌DC-818水性多彩涂料通过了国家规定的8项环保指标,成为我国首批14个荣获国家环境标志的绿色产品之一,同时,也成为我国涂料行业的第一个环保产品。

然而尽管如此,这种产品并不完美。由于不能使用甲醛防腐,当时在国内又买不到更好的替代材料,这种涂料在夏天炎热天气会腐烂变质。加上人们对之前日本劣质涂料心有余悸,所以,尽管大禹的产品无毒无害,赵青山还为此投入了几百万元进行市场推广,但市场反馈并不理想。

雪上加霜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日本“立邦”依靠铺天盖地的动人广告,又迅速占据了我国大部分的涂料市场份额。赵青山回忆说,按今天“阴谋论”的说法,他甚至怀疑这是日本企业的一场“阴谋”:先把淘汰的一代产品输出,以新型和美观打压中国企业,麻醉市场形成消费依赖,那么假如被禁用,必将形成市场空白,新一代产品就可以乘虚而入。

事实上,这正是市场的无情规律,你的产品和实力不如别人,自然就会被碾压。随后的事实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德国鳄鱼、美国杜邦、英国ICI……世界涂料军团接连大举杀入中国涂料市场,许多民族品牌涂料被挤垮被兼并,中高档涂料市场几乎被洋涂料垄断,价格居高不下,国内无数中小涂料企业只能依靠生产低档的普通乳胶漆度日。

赵青山心里憋屈。

2000年初,新闻联播一则关于中科院教授给中央领导集体讲授最新纳米技术应用的新闻,强烈地触碰到赵青山的神经,他果断地提出,要搞纳米涂料。

中间的过程曲折反复。

2004年,水溶性多彩防腐涂料——大禹牌“水晶彩”纳米涂料一举获得18项国家专利。这是中国涂料行业的一次材料革命:国家标准对乳胶漆涂料的耐擦洗次数,优等品标准是1000次;“洋品牌”乳胶漆涂料大多在200次到2万次之间,而大禹牌涂料的耐擦洗次数高达30万次。这就是纳米涂料技术的关键所在。

有了纳米涂料,做为一个远近闻名的书法家,赵青山最得意的事情之一,就是接待来宾时,喜欢在自己办公室的墙壁上,浓墨重彩随性表演书法,然后,再用一块毛巾或什么轻轻一擦,墙壁光滑如初。他解释说,在居家的儿童房间,孩子们可以有一个真正的“涂鸦墙”了。

纳米涂料的市场效应在扩散:

全市100多家幼儿园里有了这种好玩的艺术园地。

洛阳的一些地标性建筑,经年风雨,至今鲜亮如新。

获得上海市政工程金奖的张江斜拉桥使用是“大禹牌”纳米漆。

公司成为中石化中石油定点生产企业……2006年8月,洛阳当地组织过一场这样的活动,包括质监局、科技局、消协、建委甚至疾病防治中心等部门,共同对中外多种涂料产品评测对比,大禹牌涂料大获全胜。虽然影响力局限,但赵青山对这款产品的未来充满信心。

从事涂料生产多年,赵青山预言:从1990年的劣质“多彩喷塑”,到1995年的“乳胶漆”,再到2000年后的“纳米改性乳胶漆”,中国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也使涂料行业得以更新换代、高歌猛进,国际市场涂料技术不断更新,纳米涂料也必有一席之地。

“我们是真正的纳米技术”。

2000年之后社会上纳米概念炒作成风,混淆了消费者视线,人们将信将疑,涂料市场在犹豫,行业发展仍停留。赵青山说,他真心渴望能有一场“中外涂料大比武”,特别盼着能与洋货面对面进行“PK”。

他期待着一个更大的展示舞台。

第三个10年:亮相“世博会”

震惊中外涂料界2009年底,机会来了。

2010年第41届上海世界博览会,中国馆、卡塔尔馆、沙特馆、最佳城市实践区4个单位,都使用了“大禹牌”纳米涂料。

这一标志性事件,起始于参与卡塔尔馆的公开招标。

象中国馆和许多国家的展馆一样,世博会上的卡塔尔馆设计,也带有很强烈有“民族风”,那是一座沙漠中的古堡,外墙用水泥沙浆制造浮雕的艺术效果以体现本土特色。但是,干旱气候下的中东建筑移位到上海湿润的空气中,合成腻子在光滑的彩钢板外立面上,根本挂不住。

赵青山得知消息后立刻派人联系卡塔尔馆,对方冷漠但礼貌地说,如果你的质量真好,那就参加总承包商的竞标吧。于是,大豫公司就有了这次与国际知名品牌面对面较量的舞台和机会。

当时参与竞标的有七八家国内外知名涂料厂商。几轮激烈竞争之后,大豫公司的方案果然被卡塔尔官方选中,因为它能同时解决造型、防水和黏结度等三大施工难题。“30多吨的涂料要全部粘糊到近3000平方米的外墙上,难度非常大。这在国内建筑行业也算是一个突破。”

事后有人曾透露,因为没有名气,施工单位其实压根儿也没想接受大豫公司,还是倾向于选用国外涂料,但是,在这样一次事关国家荣誉的重大选择上,必须要靠数据说话,要靠比较后的技术参数说话:纳米涂料明显占优,大禹公司胜出。

1个多月后,卡塔尔馆建成,完全符合设计要求。卡塔尔人很满意。赵青山对此无比自豪,他说,卡塔尔馆成为世博会建设伊始的一个惊喜。

这种惊喜很快就延续到了中国馆、沙特馆和最佳城市实践区等另外3个馆区的设计师和承包商中间。沙特馆的承建公司在详细考察了卡塔尔馆后,也主动找到大豫公司,要求在外围的造型墙上使用大禹涂料。

中国国家馆的设计师也找到大豫公司要求合作。在中国馆1.4万平方米“同一屋檐下”的项目施工中,大豫公司自主研发的5项新技术材料在其中得以使用。后来,中国馆举世瞩目,好评无数,大禹的纳米涂料默默做出贡献。

在上海世博场馆建设的大舞台上,涂料基本由洋品牌垄断:德国巴斯夫的外墙外保温系统应用于世博家园工程项目,美国陶氏化学签约世博法国馆,日本立邦涂料应用“沪上?生态家”项目,德国鳄鱼漆中标世博“平改坡”项目,澳大利亚蓝蔚涂料参与打造世博澳洲馆生态氧吧。大禹涂料是极少数入选的中国民族品牌,在世博园4座展馆,打上了中国制造的涂料印记。

2010年世博会,大豫公司名利双收。这是市场对他们多年的技术积累和实践经验的一次检阅和奖励,是对纳米涂料的一次严格的市场验证。

尤其值得书写一笔的是,大豫公司有一支非常得力的研发团队,“世博会”上的中标项目和指定项目,都是特别的设计,有着特别的材料要求,大豫的科研团队依靠多年的智力储备,迅速研制新品种,全都及时满足了现场质量标准。

从那时起,大豫公司不仅有国内的无形资产,也开始拥有国际化的无形资产,“大禹牌”涂料这一品牌,有了实实在在的市场光芒。

大豫公司前景看好。

然而,即使是乘着2010年“世博会的东风”,大豫公司也未能真正远航高飞;“大禹”牌纳米涂料也远未“破茧成蝶”。

赵青山说,好涂料的两个关键要素——环保和质量,我们一个也不差,甚至关于质量的耐擦洗指标,远远高于国内外同行,而且随着消费者审美水平的提高,我们产品的“颜值”也都被使用过的消费者高度认可,加上纳米的特性,我们的产品几乎可以满足任何消费者的个性化需要,在成千上万种涂料竞争中,能满足世博会如此高端的要求,足以说明纳米涂料的品质。但是同时也再次印证了这样一条现代市场规律:“酒香也怕巷子深”。

他承认,在“世博会”后期的产品营销中,由于综合能力有限,大豫公司的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一直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

第四个10年:自主品牌盼望合作共赢自2009年起,中国的涂料产销量已连续6年蝉联全球第一,30多年来,赵青山一直坚信自己的市场航向没错,甚至每一次也都站在涂料业转轨的“风口”,然而,互联网时代的急速变化,企业面对着越来越无情的全球化竞争,传统实业受经济结构影响长期陷于人才和资本的严重短缺,导致内部管理和外部营销力不从心,这种现状已成为赵青山多年来的心病。

据他介绍,目前洋品牌占据中国涂料消费市场中约70%份额,且集中在所谓的高端领域,平均价格是国产涂料的1.5~3倍,有的高达近10倍。而国内民族品牌,由于复杂的市场和社会原因,总是被国际资本和外国品牌打压,而国内消费者在强大的宣传面前,怀疑国货,崇拜洋货。当年在“世博会”

上,大豫公司事前就曾向中国馆设计师推荐过自己的纳米涂料,但一直石沉大海。后来看卡塔尔馆效果好,才主动找大豫合作。他希望能在推广自己产品的同时,不仅要让民族涂料在消费者心中占有位置,同时还希望逐步树立国人对民族品牌的信赖意识,就像当年普及人们的环保意识一样。

为此,除了寻找产品合作,赵青山和他的团队也在积极寻求纳米涂料技术与外部资本的合作,希望能得到有眼光的金融家光顾,依靠资本的力量,结合自己的技术优势和品牌的无形资产,把纳米涂料的市场既好又快地铺开。他期待着市场能给他一个机会,也给中国涂料更多机会。

如今,他们已初步实现了这样一个合作“小目标”,即:目前正在焦作市以合作形式建设第一条现代化“建筑外墙保温、装饰、防火一体化生产线”。该项目一期投资3000万元,今年底完工,年产100万平方米建筑外墙保温板将投放市场。

大豫公司为表诚意,只占股25%。

北京建材院专家认为,这将是建筑材料行业的又一次革命。

这种板材的核心原理是:在新型发泡水泥中,通过技术创新,给每个气泡“穿上一件纳米外衣“。气泡大小均匀稳定,导热系数小,从而起到节能保温又防火的双重作用;而在板材表面,还可以用大豫的纳米技术,喷涂各种颜色和花纹的图案。

据介绍,这一项目在两年前即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定,达到了A1级防火材料标准,并曾在2015年4月由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等7部门举办的“全国首届节能保温材料(无机类)创新设计大赛”上,荣获一等奖。

鉴于国内外楼体大火频发,社会防火意识增强,政府责任重大,目前住建部和公安部消防局都十分关注这一产品和生产的进展情况。

墙体外立面的材料更新,这是一个巨大无边的市场;纳米涂料技术的市场应用潜力无限;实业与资本的合作前景无限。

了解了老板,也就了解了企业。

赵青山说,他一生最看不惯的就是只顾挣钱的“假洋鬼子”,不喜欢听人说“外国的产品就是好”

这样的话,倒是那些质量一般价格高上天的洋货占居着中国市场,多年来一直让他耿耿于怀;他最喜欢像张瑞敏和中国军工行业那样人格气质,不吭不哈,埋头中国制造,生产出属于我们民族的优质产品,否则,挣再多钱,他也会嗤之以鼻。

他的梦想就是把纳米涂料技术推广到全国,让中国消费者用本国的产品装饰自己美丽的家园,他深信中国企业有能力做到这一切。

很显然,这位年近七旬的清华人,骨子里总是透着一种文人式的实业家精神。

他是以老一代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为灵魂,以质量和创新为手段,他多年书写着自己企业的蓝图。

2014年,已有50年“书龄”的赵青山被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授予“中国草书名家”称号。

赵青山说他很早就不喜欢写楷书了,几十年来,他写的都是狂草。

在他的作品面前,你会有这样的感受:笔划之间和字与字之间复杂的连接,自有规律,同时也需要创新,这就象他经营企业,30多年来,在风云变化的市场中,赵青山始终保持着有序和章法。